一季度21區域發展指數:重慶第三 各地持續分化趨勢

21世紀經濟報道   2016-05-04 09:58
核心提示:2016年一季度區域發展指數最高的是貴州,指數為11.94%。西藏約為第二位,指數為11.33%;重慶第三,為11.29%。

  根據21世紀宏觀經濟研究院彙總數據發現,今年一季度,21區域發展指數仍呈現和去年同期差不多的特徵,即經濟增長較快的地區依然很快,但是放慢的地區依舊很慢。

  2016年一季度區域發展指數最高的是貴州,指數為11.94%。西藏約為第二位(西藏第二、第三產業增速數據為估算),指數為11.33%;重慶第三,為11.29%。第四位是湖北。上述4個省市自治區在2015年一季度也是在前4名之列,但是先後順序不同。

2016年一季度區域發展指數

  2016年一季度區域指數偏低的地方仍是資源型、重化工業比重大的省份,其中東北三省和山西、新疆位居最後5名,與2015年一季度一致,只是排名位次有些區別。

  可以看出,目前中國以服務業逐步代替工業、以消費逐步代替投資、以內需代替外需,成為經濟主要動力的轉換還沒有完成。這是資源型大省、重化工業比重大的省份發展滯後的原因,上述調整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才可以完成。因此,中國區域經濟的分化仍將加劇。

  21區域發展指數是對固定資產投資增速、全社會商品零售額增速、財政收入增速、規模以上工業增速、第三產業增速,進行加權測算而來,權重分別為10%、20%、20%、20%、30%。

  本次測算黑龍江和遼寧的的商品零售額數字採取估計值,但是不影響排名。上述21區域指數分為5個形態:小於5%反映經濟過冷;5%-10%反映趨冷;10%-15%反映穩定;15%-20%反映趨熱;20%以上為過熱。一季度有3個省經濟過冷或者接近過冷。

  貴州區域指數排名第一

  根據測算,今年一季度21區域指數全國排名第一的是貴州,指數為11.94%。貴州位居第一,與多項指標為全國最高有關。

  其中,貴州一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、投資增速分別是12.6%、21.1%,為全國第一。貴州第二產業、第三產業、公共財政預算收入增速均為兩位數,且居全國前列。

  西藏、重慶、湖北的一季度21區域發展指數分別位居全國第二到第四名,上述省市自治區在2015年一季度也為全國前4名,但是前後順序有別。

  21區域發展指數排名靠後的主要是資源型、重化工業型省份。

  今年一季度排名倒數後六位的分別是遼寧、山西、黑龍江、新疆、陝西、吉林,分別位居倒數第一到倒數第六。

  遼寧是全國唯一的發展指數為負數的省份。其中,遼寧的規模以上工業增速、投資增速、二產增速、公共財政預算收入增速分別為-8.4%、-27.4%、-6.9%、-12.6%。該省今年一季度第三產業增速也只有4%,為全國最低。其社會消費品零售額採取的是預計數。

  山西、黑龍江、新疆的工業增速在全國靠後,都是資源性省份,這好理解。陝西也是資源型省份,但發展指數稍微高一些,這是因為該省高新技術產業發 展快,一季度陝西規模以上工業增速為7.7%,高於全國。但是陝西區域指數整體靠後,為全國倒數第五,只有6.44%,主要與公共預算財政收入增速只有 -4.7%有關。

  不難理解,山西、陝西區域發展指數靠後,與其依賴的煤炭行業關係密切;新疆、黑龍江區域發展指數不高,與石油開採行業比重較大有關。

  另外,很多省份區域發展指數不高,比如青海、雲南、內蒙古、甘肅、河北等,都在全國16名以後,與這些省市自治區的重工業比重較大有關。

  但是,今年的數字也有一些異動。

  上海2016年一季度區域指數達到10.51%,為全國第六名。並不是因為上海工業和投資增長很快,而是因為公共財政預算收入增長了28.3%,名次為全國第一。上海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增速為-4.3%,為全國倒數第二。

  另外廣東的一季度區域發展指數為10.46%,為全國第七,與公共財政預算收入增長16.8%有關。

  總體而言,一季度21區域發展指數的一個特徵是分化加劇。這不是在區域板塊分化加劇,區域內部也有分化。即便是東部地區,有區域發展指數靠後的 如山東、北京,也有靠前的如廣東、上海。中部的山西區域發展在全國排名靠後,但是中部其他地區也有靠前的,比如湖北、河南等地。

  區域分化還會加劇

  21世紀宏觀經濟研究院認為,3年多來全國區域指數持續分化,預計分化趨勢還會繼續多年。

  考慮到全球經濟進入新一輪低速時期,海外出口需求不太可能仍維持較高的速度,過去以出口為主要動力的省份經濟難以保持太快增速。

  還是因為全球經濟疲軟,大宗商品需求不振,價格難以大漲,新疆、山西、黑龍江、遼寧、河北等地的經濟增速難再進入快車道,需要尋找新的動力。

  但是,這並不是意味着資源大省的經濟沒有發展機遇。資源大省擁有資源,無論是煤礦、石油、鐵礦石、森林、黑土地等,都是發展的資本。擺脱困境的方向不是要把這些行業做大,而是要發展衍生出新的產業。

  東北有黑土地,是發展現代農業、生態健康產業的基礎;青海是長江、黃河、瀾滄江的發源地,擁有“中華水塔”的優勢;西南地區有山地旅遊資源。這些地區不發展重工業,但是環境友好型的旅遊業,以及與健康有關的食品產業等,都可以大發展。

  重慶就是典型的例子,該市也是老工業基地,過去煤炭、鋼鐵、機械等產業比重大,近年來發展筆記本電腦等先進製造業,實現了產業的升級換代,最大 的產業現在是汽車產業。另外,在工業產業聚集後,重慶再發展金融業等服務業;城市人口聚集後,又通過房地產業等快速發展,實現商業消費城市的定位。

  而一些資源大省或城市,傳統的產業不景氣,新的產業沒發展起來,人口因此沒有聚集,也就沒有房地產等行業的發展,更不能實現商業性消費的快速發展,這是其經濟持續難以邁向高增長的原因。

  至於東部沿海一些省份,比如廣東、上海、北京、浙江,儘管有服務業發展加快的趨勢,但是上海、北京等地面臨傳統工業遷移,第二產業大幅放緩的壓 力。最關鍵的是,北京、上海、廣東深圳、浙江杭州今年一季度房價大幅上升,大幅提高了創業投資的成本,不只是安居買房困難,新一代大學畢業生租房能力夠不 夠都成為了問題,這些地區的人口聚集能力開始下降,僅僅依靠服務業難以保持經濟太快增長。

  上海、廣東今年一季度區域發展指數靠前,主要原因還是與今年以來一些區域房價快速上升,房地產銷售迅猛增長有關,但是房價是雙刃劍,會透支未來的發展潛力。

  綜合而言,各個省市自治區需要加快改革開放的步伐,通過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來煥發新的發展活力,進而實現經濟平穩快速增長,否則抱殘守缺將難以走出經濟低迷的困境。(21世紀宏觀經濟研究院 肖明)

{{num}} 全部展開
0

好文章,支持一下!

0

好文章,收藏起來!

本文轉載來自:21世紀經濟報道,不代表贏商網觀點,如需轉載請聯繫原作者。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繫贏商網,電話:020-37128209;郵箱:rp.xpj678.app
參與評論
未登錄
你可能感興趣
添加到收藏夾
×
×掃描分享到微信